新媒兔服务平台

Duang,1!它传播到了这样一个无厘头的时代。_自媒体账号购买

2021-11-13 17:24
1247

“duang”在导读:的突然流行,说明互联网时代的传播语境已经进入了一个非中心、无意义的时代。也就是说,你不知道起源在哪里,但它着火了。对于品牌来说,也有必要重新想象如何“断掉”传播策略。

今天是一个混乱的媒体时代。面对日益分散的数字媒体、碎片化的移动社交媒体和年轻网民的强大创造力,品牌传播往往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。很多品牌习惯于将传统的品牌建设和思维逻辑并行移植到互联网上,但往往发现这样的移植很难在短期内给品牌带来效果,长期效果往往无法得到验证,从而形成骑虎难下的状态。

然而,作为品牌运营者,我们经常会惊喜于网络上出现的一些新鲜、流行、突发、有趣的新词、新概念、新品牌,让我们感叹它们高超的创造力。甚至,一些极高的字的出现更大可以掀起一场全国性的狂欢运动。品牌如何把握这些瞬间爆发?每个品牌都希望借助热点完成一次完美的事件营销。

我们今天想要改变的,是与消费者对话的方式,以及网络时代狂欢这个词背后的受众逻辑。

就像2014年的“哪款挖掘机强?”同理,这一开始是一句很讽刺的话,但在网友的娱乐中,却造就了山东蓝翔在全国的品牌影响力,也正是因为蓝翔企业在接受无厘头娱乐的同时,也恰如其分地将被娱乐的地位转化为娱乐大众的主角,以娱乐的态度将负面新闻转化为人们喜欢看、爱听的“笑话”,从而达到“最强蓝翔”的形象。

2014年,“暖男”一词诞生,迷倒了万千女性,同时刺激了男性“暖男”形象的自我提升。当“暖男”一词被广泛使用时,许多与生活产品相关的企业都宣传了带有“暖男”属性的产品。比如古佳久强调是暖男品牌,一些服装品牌也推出“暖男”转移服,直接刺激了追求“暖男”形象的消费者的需求,抓住了消费者的心理诉求,实现了品牌知名度的创造和消费额度的扩大。

总结这些流行案例,我们往往会感到惊喜,但当我们回到创意世界时,品牌往往会感到无从下手。网络文化总是来去无踪。争议、对比、话题性似乎没有左一个可能迅速发酵的事件的核心要素,那就是

比如2014年突发的“少年不可欺”事件,几名少年状告优酷侵权,是一个矛盾明显的极端事件,但却实现了三方利益,少年们获得了人气,优酷获得了大量点击率,进一步帮助大赢家Momo顺利上市。

互联网时代作为数字原住民的年轻人的想象力和视角,正在挑战品牌的逻辑。有时候甚至超出品牌的估计,能抓住时尚潮流,或者从线条中找到传播点,其实好的案例很少。

如今,一个莫名其妙的“duang”成了热门词汇。成龙代言的广告是伪造的,被网友挖出进行新的恶搞。网友把这个广告和庞的《我的滑板鞋》做了神似的同步,变成了《我的洗发水》。其中,成龙在广告中描述了一个头发乌黑亮丽的“duang”字,用夸张的手势让人印象深刻,“duang”很快成为网络流行词。

有人说这可能是在给成龙的新电影《天将雄狮》火上浇油,也有人说这是故意恶搞成龙,里面的王霸洗发水是“躺着拍的”。当然,也有人批评这种恶意炒作“俗气”,但不管怎么说,“duang”是流行的。

“duang”的突然流行,说明互联网时代的传播语境进入了一个非中心化、无厘头的时代。也就是说,你不知道起源在哪里,但它着火了。对于品牌来说,也有必要重新设想如何“断章取义”的传播策略:

作为品牌要时刻关注网络话题的变化。

关注这些热点话题的变化,不仅能在品牌营销中找到突破点,还能及时应对危机。比如在《duang》后面拍摄的王霸洗发水能否借此机会“改过自新”?而借助“duang”话题,我们能否有更深层次的话题发挥?

传播的小众化和无厘头化值得关注

互联网时代,传播越来越分散,你不知道是谁开始的,但当它发酵的时候,你会突然意识到。在破解这样的传播规律时,我们需要注意在少数群体中的受欢迎程度,甚至包括一些小利益集团和利益集团之间的语言和态度。

将传统品牌营销思维单纯的移植到互联网,看来已经不奏效了

品牌有一套线下积累和传统世界积累的商业逻辑,但互联网世界的话语环境发生了变化。即使是同样的品牌号召力和品牌传播,你在互联网世界也需要另一种方式。被“恶搞”不代表“低俗”,被“娱乐”不代表“愚蠢”。如今,对于很多品牌来说,他们往往缺少的是“duang”(精神),而不是“end”。

作者:肖明超。

来源:梅花网